快捷搜索:  as  test

老实讲,北方人吓人起来,真的很吓人

宅家这一个月,我的同伙圈被“外婆变姥姥“的事儿刷屏了。

很多南方同伙都被得罪到了,感觉北方人蛮不讲理。

我们办公室气氛没有那么一触即发。然则我照样感慨了一下:

“从外婆的澎湖湾变成姥姥的澎湖湾,一会儿就不敢回去了。

——原先是回去发嗲的,现在得回去挨揍吧?”

我有不少北方人同伙,他们大年夜方教材气,干事不墨迹。相处起来,有种南方人没有的“爽”感。

但老实讲,北方人吓人起来,真的很吓人。

北方人对“量要足”的追求,每次撞见都让人倒吸一口冷气。

看着我的北方同胞,我常常会琢磨:为什么同一个国家的人,要应用两套量词体系?

家里的洗衣粉卫生纸,我们是一袋一袋买,你们是整箱整箱屯;

都是饮酒,我们是一杯一杯来,你们是整碗整碗直接干;

冬天买蔬菜,我们是一把一把买,你们是整车整车拉;

当然了,无意偶尔候我们用的是一个量词,但着实意思完全不合。

比如我们观点里的“一棵葱”是这样的:

你们说的“一颗葱”是这样的: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